欧美人妻少妇精品视频专区

RSS訂閱 | 匿名投稿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公司新聞 > 正文

四大不良資產管理公司往事

作者:habao 來源: 日期:2019/3/11 2:08:24 人氣: 標簽:四大資產管理公司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經濟正處于計劃到市場的歷史轉身,還未市場化的銀行承擔了一點歷史責任。農村經濟體制土地承包到戶,此前由集體承貸的農業貸款全部形成呆滯、呆賬;外貿體制,外貿企業嚴重虧損;撥改貸、國有企業等等,都使銀行背上了沉重的不良貸款包袱。

  同時,銀行也承擔了市場化初期宏觀經濟波動的沖擊。1984、1988 年國內經濟過熱,銀行信貸出現了兩次較大的失控,由此也形成難以計量的不良資產。

  到90年代,東南亞金融危機爆發,國內經濟受到波及,銀行資產進一步惡化。當時我國申請加入WTO,商業銀行可能要面對國際銀行的競爭,銀行負重難行,迫在眉睫。為了甩掉國有銀行不良資產的包袱,參考國際經驗,管理部門決定采取剝離銀行不良資產的方式。

  1998年,國務院把組建處置不良資產專業機構的工作提到議事日程。1999 年3月九屆二次會議通過的《工作報告》明確提出,要“逐步建立資產管理公司,負責處理銀行原有的不良信貸資產”。

  經過反復研究論證,1999 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人民銀行、財政部、證監會關于組建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的意見》, 1999 年 4 月,我國第一家資產管理公司—中國信達資產管理公司在掛牌成立,接收了中國建設銀行的 3730 億的不良貸款。

  同年 7 月 5 日,中央、國務院《關于轉發〈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關于當前經濟形勢和對策〉的通知》中要求,“推進建立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試點工作,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和中國建設銀行分別成立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管理、處置國有商業銀行剝離的部分不良貸款。

  隨后,華融、長城、東方三家資產管理公司相繼成立,與其他三大國有商業銀行-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和中國銀行相對應,分別接收了4077億,3458億,和2674億的不良貸款,四家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合計接收不良貸款達1.4萬億。

  為了承接1.4萬億的不良資產,國家財政部撥付了400億元注冊資本金,并持有100%股權;央行再提供5700億元的再貸款,四家銀行向對應的四家資產管理公司發行8200億元債券,再由資產管理公司按面值1:1的對價收購銀行的不良資產,這次剝離于2000年6月結束,被稱為第一批不良資產,屬于政策性不良資產。

  剝離后,四大行不良率由45%降至25%,工行、建行、中行、農行的不良貸款率分別高達 25.4%、 15.2%、 23.4%、36.6%。

  2004年3月開始,四大AMC不僅僅向四大銀行,也開始向更多的金融機構如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等金融機構開展商業化收購不良資產。

  2004年和2005年,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交通銀行以及中國工商銀行實行股份制,再次剝離不良貸款,但這次是按面值5折收購,算是實現市場化和商業化收購壞賬,稱為第二批不良資產。

  彼時,不良資產處置盛行的理論是“冰棍理論”,認為不采取恰當的保全措施,不良資產就像“冰棍”一樣,每時每刻都在融化,握在手中時間越長,損失越大。

  成立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時,因為10年大限,接過不良資產后,資產管理公司就加緊處置政策性不良資產,同時,支付發行金融債券和央行再貸款的利息。

  資產管理公司成立初期,實行的是任務分配制,加上十年期限,處置政策性不良資產的核心就是一個字“快!”。AMC一味求快,不能對不良資產合理定價,甚至賤賣不良資產包,偏離了資產回收最大化目標,而費用率(回收一百元費用支出占比)則不斷抬升。

  后來,財政部修改了資產管理公司考核方式,資產管理公司債權資產處置實施現金回收率和費用率指標目標責任制。但即使如此,到2007年底,信達資產不良資產回收率最高,僅為30%,華融資產的回收率為18%,東方資產回收率為20%,長城資產的回收率為10%不到。

  低回收率導致四大不良資產管理公司在扣除各項費用之后,絕大部分用于支付央行再貸款和金融債的利息,所剩下的能夠本金的微乎其微,或者根本無力本金。

  此時,四大AMC的資產端是超過一萬億的政策性不良損失,對應負債端是一萬多億的剛性負債,還在吃著利息,眼看十年大限將至。

  但是,十年之約到時,四大AMC沒有退出,就像現在很多明星嘴里喊著退出娛樂圈,身體卻很誠實地留在圈內。

  四大AMC是天選之子,自然有優待。2009年,建設銀行宣布持有信達資產管理公司的2470億債券延期十年;隨后中國銀行業跟進延期債券10年,利率維持年息2.25%不變,財政部繼續對債券提供。另外,AMC欠央行的5739億再貸款則停息掛賬。

  2006、2007年政策性不良資產處置任務已經基本完成,開始探索商業化轉型,由于四家資產管理公司在成立時都是以面值收購對口銀行的不良資產,不良資產處置形成的損失都掛在資產管理公司的賬上,同時,四大AMC股份制進入關鍵階段。

  2010年,國務院批復信達與財政部共設“共管賬戶”,將歷史上信達向建行發行的2470多億元債券剝離至此賬戶,存續時間初定為十年,此外,信達所欠數百億元央行再貸款也將停息掛賬,不再產生利率負擔。共管基金由建行和信達繳納的企業所得稅、對財政部分紅和財政部撥入的其他資金支付歷史債券本金。

  2012年,華融也采用共管賬戶方式剝離歷史負債。根據經國務院批準的整體改制方案,財政部成立共管基金,用于管理歷史債券的本金,而相關本金不再列入華融的資產負債表。

  總結四大行和四大AMC兩次股份制歷史脈絡,就是將國內經濟歷史包袱甩給銀行,為了銀行市場化和股份制,將四大行的歷史壞賬剝離給四大AMC(發債和央行再貸款取得承接資金),再將四大AMC當年承接壞賬的歷史負債剝離到“共管賬戶”。

  最后誰扛了這個鍋?債務就是債務,最終就是三個手段,企業核銷要靠利潤,財政核銷要靠納稅,央行核銷要靠通脹。共管賬戶的債實際上就是左手倒右手,引發了爭議聲,但很快就被歷史列車快速前進的轟隆隆聲所。

  2009年恰好是四大AMC成立十年,此時的四大AMC是十年存續期滿后邁入市場化和改制的新階段,換另一種說法就是百廢待興、前途未卜。

  為了增強四大AMC的盈利能力,在政策紅利的下,四大AMC憑借牌照優勢開始多元化經營,但各有特色。

  東方徹底退出非金融類業務,發力保險業務,2012年斥資78億收購了中華聯合保險;長城以服務中小企業為重點,依托在全國布局多個辦事處,針對中小企業開發了財務顧問及不良資產收購等綜合服務業務;信達是四大中唯一一個獲準處置地產等非金融類資產,能直接參與地產信托等項目;華融則走高大上的大公司線,主要是通過與、大企業、大集團、大項目、大金融機構的合作關系,獲得持續性的客戶資源。

  日后,有問起賴小民,為什么他一個銀監會辦公廳主任會調到華融?賴小民回答自己不愿到這個落魄、邊緣化的企業去,“想在上一走下去”。但歷史的進程推了他一把,時任銀監會康和分管副四次力邀,希望他去把華融做起來。

  此時,華融處理完2004年央行委托的“德隆系”崩塌之后的資產,手里有了一批金融牌照,華融以此為基礎。

  剛好又遇上了金融監管寬松的時代,在賴小民的主導下,華融大干快上地了轉型,發展成了大型的金控集團。

  隨著市場化和商業化轉型,背靠財政部,四大AMC籌集資金渠道更多,同業借款、同業拆借、保險融資、境內外發債、對接銀行資管層層嵌套等,能用的手段全部用上,這樣瘋狂注水,任誰都會變成一個胖子。

  其中最激進的典型就是華融。華融2015年10月在IPO,售57.7億股H股,集資總額約178.2億港元,三大業務板塊涵蓋了幾乎所有金融領域業務,三個板塊收入已近乎三分天下。

  負債端方面,截至2017年底,華融向金融機構借款余額為7730億元,應付債券和票據余額為3319元,因吸收存款形成的負債金額達到2023億元。此外, 鑒于海外市場融資成本較低,華融大規模在海外發行債券,海外發債余額達200多億美元。資金成本上,華融的短期借款利率為1.65%至9.00%,長期借款利率分別為2.00%至9.50%。

  在賴小民調任華融之初,就與簽訂了“1+8”戰略合作協議。一年多時間,華融就累計在重慶地區投放資金40多億元,之后批出20億支持重慶兩江新區建設。此后,華融拓展了100多個大客戶戰略合作關系,包括湖南省、青海省、安陽市、中航工業集團、上海國際集團、浦東發展銀行、銀行、永豐金控集團、杭氧股份、中國建材集團等。

  而后,根據財新的報道,華融為做大不良資產處置規模,頻頻以高價收購不良資產包,甚至不惜冒著虧損風險。而且投資越來越集中于房地產板塊,以有限合伙企業方式繞開監管給房企注資。甚至賴小民以自己個人命令,公司風控,為處于下行周期的地方民企天元錳業輸血,在境外大肆參與買殼炒仙股……

  如果人生有四季,賴小民56歲前都是春天,直至今年夢見鞭炮聲四月份寒冬突然。賴小民被調查了,華融這家賴氏企業股價陷入漫長下跌趨勢,從宣布調查時約3.3港幣跌至最低1.3港幣。

  8月31日,中國華融發布了自原董事長賴小民落馬以來的第一份財報。在賴小民時期經營激進、資產規模擴張了11倍的中國華融,在賴小民落馬后上半年凈利下跌了近95%。中國華融金融資產減值損失由去年同期的47.15億元增長155.6%至半年末的120.53億元。

  10月15日,宣布對賴小民、的處分決定。此次通報稱賴小民“擅權妄為、腐化、、生活奢靡,甘于被‘圍獵’,嚴重違的紀律”,還用了三個“特別”,即“群眾反映特別強烈、問題特別嚴重、性質特別惡劣!

  賴小民的倒塌余波未平。10月19日股評人David Webb繼去年5月發布“謎網50”名單后,再次發表題為「華融及民生謎網:切勿持有的26個股票」的文章,矛頭直指中國華融,列出了26只股票。Webb稱,華融-民生網絡的公司關系千絲萬縷,當中涉及貸款、發行可換股債等,部分公司的市值更與資產值不符。

  中國有條定律就是,一放就亂,一管就死。四大AMC成立時由財政部全資持有,上市的華融大股東也是財政部,雖為國資,但由銀保監會監管,國資委監管是空白的,且前身是政策性機構,管理是行政體系驅動,加之業務龐雜,所以對公司治理和效率有所保留,這已經超出自己能力圈。

  但是看到賴小民在華融專行程度,確實遠超自己想象。用內部人士的話說就是“賴在華融內部就是,幾乎沒有可以制衡他,他的膽大妄為超出想象!

  報表數字是建立在公司治理和內部控制有效的基礎上,而管理層于內部控制之上的風險在所有公司都是特別風險,報表數字還得用報表外的印證。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網址:
下一篇:沒有資料
欧美人妻少妇精品视频专区
高端私人資源微信 信用卡 上海模特聯系